黄色视频更多
成人色图更多
激情文学更多
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» 情色武侠

西方圣教-武侠古典



 太白楼头的激战,瞬即传遍江湖,玄阴妖后独战唐门两老,唐旋,唐门七将,和崆峒三子,仍然有攻有守,后来还把三子立毙当场,也杀了唐门七将的唐闯和唐城,最后中了三枚淬毒暗器,落荒而逃,虽然找不到尸身,但是唐门暗器中者无救,江湖中人相信她已经毒发身亡,凌威的诡计终于得逞了。唐旋和妙玉也认为妖后已经死了,妙玉满心欢喜,以为从此可以和唐旋长相斯守,安心作归家娘了,但是唐旋没有立即带著她返回唐门,却和她去到城外一所庄院。  唐旋也不打门,识途老马似的领著妙玉入庄,直趋堂前,堂上坐著一个黑衣人,脸上挂著一个狰狞脸具,全身包裹在黑色布袍里,别说脸貌,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。‘上座,弟子来了。’  唐旋在黑衣人身前跪下道,妙玉莫名其妙,只好随著爱郎盈盈下拜。黑衣人摆一摆手,唐旋便拉著妙玉站起,笑道:‘上座,妖后已经伏法,她是妙玉,玄阴教只剩下她一人了。’‘果然是一个美人儿!’黑衣人走到妙玉身旁打量著说。‘弟子还探得和她行房时,只要别让她合紧双腿,便不能采补了。’唐旋谄笑道。‘很好。’黑衣人把一个盒子交给唐旋说:‘这是你们的极乐丹,回去候命吧。’‘多谢上座!’唐旋欢喜接过,望著妙玉道:‘好好听上座的教诲吧,我要走了。’‘唐郎,你去那里?’妙玉吃惊叫道。‘我要回家了。’唐旋诡笑道。‘那我呢?’妙玉急叫道。‘你自然是留下来,随我回去干么?’唐旋冷冷的说。‘你……你不是要娶我吗?’妙玉难以置信地说。‘别做梦了,唐门的二少爷,怎会娶一个人旧夫的妖女呀?要不是你让我快活了一段日子,早已取你性命了。’唐旋残忍地说。‘不!你……你是说笑的……唐郎,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!’妙玉如堕冰窟,颤声叫道。‘小姑娘,他已经把你卖给我了,你还是留下来吧。’黑衣人森然说。 ‘不……!’妙玉厉叫一声,转身便走,可是眼前一花,黑衣人已在身前,不禁惊叫道:‘你是甚么人,究竟想怎样?’‘我是西天圣教的黑神巫,只要你交出??女吸精大法,答应给本教效力,我可不会难为你的。’黑衣人说,他的声音沙哑,好像捏著喉咙说话。‘你要我干甚么?’妙玉呆了一呆道。‘自然是利用你的美色邪功,对付本教的敌人了。’黑神巫说。‘不……不可以的,唐旋,你别走!’妙玉颤声叫道,转身便要往外追去。‘来到这里,你还要跑到那里?’  黑神巫挺身拦阻道:‘这样没心肝的男人,追回来也没有用呀!’妙玉悲叫一声,挥掌便攻,岂料黑神两武功高强,三两下手脚,便扣住了她的腕脉。‘放开我……你……你想怎样?’虽然妙玉没有了气力,却还是奋力挣扎著叫。‘看来要我多费手脚了。’黑神巫摇头道。‘放开我……你干甚么……呜呜……唐旋……你在那里?快点来救我呀!’妙玉尖声厉叫著说,这时她的穴道受制,让黑神巫抱在怀里。‘痴心女子负心汉,这时你还不明白吗?他是骗你的,要不然怎会告诉我不让你把腿合起来,你便使不出采补邪功呀?’黑神巫轻抚著妙玉的俏脸说。‘不……你……你骗我的,他……他是真心爱我的,不会这样我的!’妙玉歇思底里地叫,尽管知道他说的有理,却怎样也不愿相信。‘傻孩子,世间上那有男人是真心的,他要的只是肉欲的欢娱,发泄他的兽欲吧。’黑神巫叹了一口气,手往下移,按在高耸的胸脯上说。‘你……你放开我再说吧!’玉嗫嚅地说。‘虽然你逃不了,我也不想找麻烦,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,我才会放你。’黑神巫在肉球上搓揉著说。‘我……我答应你便是。’妙玉急叫道。‘你道我是三岁孩子,随便说说便相信你么?’黑神巫从怀里拿出一颗粉红色的药丸,说:‘你先吃下这颗本教的圣药同心丸,再告诉我??女吸精大法的心法,我才放了你。’‘这……这是毒药么?’妙玉粉脸变色道。‘不错,每个月发作一次,发作的时候,倘若没有本教的极乐丹,你便会尝到天下之至苦,使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’黑神巫阴恻恻地说。‘唐旋……他……他也吃了同心丸么?’妙玉颤声说道。‘现在你还不死心吗?’  黑神巫冷笑道:‘他是本教的人,自然要吃下同心丸,但是加盟本教,也有诸般好处,以他来说,本教可以助他出掌唐门,也有数不清的美女,任他淫乐享受,可不是害怕毒发,才把你卖给我们的。’‘我不信!他一定是被逼的!’妙玉尖叫道。‘信不信由你,本来我可以喂你吃下同心丸,一个月后发作时,也不怕你不答应,可是十日后我要你去办一件事,没有时间等下去,唯有用这几天时间,让你乖乖的听话了。’黑神巫道。‘办甚么事?’妙玉珠泪盈眸地问道。‘去和一个男人睡觉,采阳补阴,让他脱阳而死!’黑神巫悻声道。‘我……’妙玉心乱如麻,不知如何是好。‘要你和男人睡觉,等如吃饭洗澡,可没甚么大不了的,要是你不答应……。’黑神巫冷哼一声,说:‘那便要尝一下我的手段了。’‘我要见一见唐旋再说!’妙玉悲叫道,深心里还是不相信唐旋会把她弃如敝屣的。‘见他又管甚么用?倘若他是真心的,也不会把你留下了。’黑神巫冷笑著道。妙玉听得心如刀割,放声大哭地叫:‘不!杀了我吧……我不会答应的!’‘想知道我如何让你答应吗?’黑神巫森然道:‘我会喂你吃下最利害的春药,然后剥光你的衣服,看你发姣的样子,你说好么?’‘不……不要!’妙玉害怕地叫。  ‘然后再找一头驴子来给你煞痒,驴子的阳具比男人的鸡巴大了不知多少,一定能让你乐个痛快,也不怕你采补呀!’黑神巫继续说。‘你……!’玉骇的冷汗直冒,禁不住牙关打战。‘既然她不答应,你便不要逼她了。’忽然有人说道。‘甚么人?’黑神巫大吃一惊,循声一看,说话的却是一个目露精光的年青汉子。‘在下凌威,是快活门的门主。’凌威??洒地说,原来他和绛仙尾随唐旋妙玉而来,待到这时才现身。‘找死!’黑神巫怒骂一声,也不打话,大袖一挥,一股劲风便突袭过去。  凌威不闪不躲,若无所觉地抱臂而立,劲风袭体时,还是没有动,说也奇怪,不独他没有事,甚至连衣角也没有随风扬起,这时黑神巫才知道来人是一个高手。‘这是西天圣教的事,识相的便给我滚!’黑神巫喝骂道。‘西天圣教?不知你和云岭三魔如何称呼呀?’凌威说,他早已在旁窥伺,听到同心丸和极乐丹后,已经生出疑心,看见黑神巫出手擒下妙玉时,更发觉他的武功和淫魔相似,故意这样说,希望探听更多消息。‘他们是……’黑神巫只是说了几个字,顿了一顿,继续沉声说道:‘西方极乐!’  凌威一头雾水,正要胡混两句,黑神巫已是厉啸一声,扑了上来,使出一套凌厉无比的掌法,虽然凌威早已有备,也无法不硬接了三招,三招过后,黑神巫退回原位,胸前急促起伏,凌威还是悠闲地抱臂而立,明显是估了上风。  黑神巫喘了几口气,忽地女人似的抬手在头上拢了一下,沙哑的声音也变得清脆动听道:‘小兄弟,好身手呀!’‘原来是个娇滴滴的女儿家!’凌威讶然道。‘甚么娇滴滴的,奴家已经是老太婆了。’黑神巫幽幽地说,轻盈妙曼地转了一个身,然后坐下,还闲适地架起了腿,这时衣服的下摆散开,露出了白晰动人的小腿,纤巧优美的秀足可没有绣鞋罗袜,修剪得齐整的趾甲却涂上了鲜红色的寇丹,虽然身体仍然隐藏在黑色布袍里,但也瞧得凌威心浮气促。  ‘黑神巫这个名字太骇人了,你可有第二个名字呀?’凌威笑道。‘奴家貌寝,改甚么名字也是没有用的。’黑神巫吃吃笑道,不知如何,衣服的下摆[全篇]全散落更多,修长雪白的粉腿[全篇]全裸露衣外,幸好双腿搁在一起,才掩藏著腹下春色,但是这样却使人倍觉销魂,生出一窥全豹的冲动。‘那么在下该称你为夫人还是姑娘呢?’凌威嘻皮笑脸道。‘人家还是云英未嫁的!’黑神巫啐了一口道。‘那我就称呼你做姑娘了。’凌威涎著脸说:‘姑娘可否给在下脸子,放了她吧。’‘小哥儿,为甚么你不给贱妾脸子,别理这事?’黑神巫叹气道。‘你的头脸挂著脸具,教在下如何给你脸子呀?’凌威调笑似的说。  ‘贱妾蒲柳之姿,恐怕难入法眼呀。’黑神巫发出银铃似的笑声,俏生生的站起来,衣襟从中敞开,翠绿色的抹胸约隐约现,婀娜多姿地走到凌威身前,抬手便要揭下蒙脸黑巾。  妙玉瞧的目定口呆,想不到黑神巫原来是个女人,更想不到两人言笑晏晏,黑神巫还要色诱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,心里暗暗著急。  这时香泽微闻,凌威更是色迷迷的瞧得双眼发直,忽然黑神巫肩头一动,几缕红光竟然从纤足电射而出,疾袭凌威下身。  妙玉可来不及示警,凌威脚下却好像长著眼睛似的,及时跃起,避开了歹毒的暗器。  ‘姑娘的趾甲也不要了吗?’凌威大笑道,他神目如电,发现暗器竟然是黑神巫玉趾上的趾甲。‘全送给你好了!’  黑神巫格格娇笑,双腿连环??出,脚上红光又起,接著一个倒翻,凌空飞到凌威头上,双掌如勾,疯狂地攻击著。  这一阵凌厉的攻势,倒也使凌威手忙脚乱,犹其是黑神巫罗襦半解,飞纵跳跃时,魅力四射的胴体,不坐在眼前晃动,更使他心神不属,错过不少反击的机会。‘臭小子,纳命来吧!’黑神巫厉叫一声,身上黑袍疾扑而出,朝著凌威头脸罩下,双手却左右连挥,寒芒电闪,也不知她从那里取出暗器,漫天花雨般射出。‘小心!’妙玉急叫道,虽然不知道凌威是敌是友,却也不想他命丧黑神巫手下。凌威长笑一声,双掌发出一股掌风,挡在身前,暗器碰了上去,竟然似碰在墙上,尽蜈掉下来,黑神巫大吃一惊,正要再展攻势,突然脸上一凉,脸具已经落入凌威手里。‘好一个美人儿呀!’  凌威格格怪笑道,他也不是胡诌,黑神巫看来只有廿七、八岁年纪,花容月貌,杏眼桃腮,仿如盛放的鲜花,长得倒也漂亮。‘贱妾还入门主的法眼么?’虽然黑神巫身上只剩下绿色的肚兜和天青色的骑马汗巾,却还是风姿绰约地转了一个圈,媚笑一声,抬手拢一下秀皮,又有一道寒芒疾射而出。‘很好!’凌威点头笑道,闪身避过寒芒,可不耐烦让黑神巫继续发出暗器,便主动出击。黑神巫的武功比淫魔只强不弱,而且更是诡异阴损,实在不易应付,但是凌威的九阳神功已经进入第七层的境界,与当日和淫魔对垒时,精进了很多,招式内劲,更是得心应手,占进上风,数十招后,听得他长啸一声,兔起雀跃的人影突然停下来,只见凌威蒲扇似的大手制住了黑神巫的腕脉,把一双玉手反锁在身后。‘门主,贱妾……贱妾认输了,请你放手吧。’黑神巫低声下气说。‘你的身上还有暗器吗?’凌威问道,空出来的手却把纤纤玉手的指甲,一片一片剥下来,丢在一旁,再从皮际找到了几枚金针。  ‘没……没有了。’黑神巫叹气道。凌威没有住手,还把肚兜扯下来,原来贴肉的肚兜后面有个袋,盛了不少东西。‘可以放手了吧!’神巫粉脸变色道。‘这双奶子真大,里边还有东西么?’凌威笑嘻嘻地搓揉著她沉甸甸的乳房说。‘别碰我!’黑神巫尖叫一声,奋力挣扎,可是拿著腕脉的大手一紧,她的气力便消失得无影无纵,只能任由凌威狎玩。‘这是甚么?’凌威从深陷的乳沟中间,揭下一片皮肤,里面竟然藏著一块银牌,他也无暇细看,随手放在囊里。‘那……那不是暗器,快点还我!’黑神巫急叫道。‘你要妙玉去杀谁呀?’凌威不答反问道。‘杀……杀许太平!’神巫咬著牙说。‘汴海许太平么?’凌威奇怪地问道:‘你的武功很好,那为甚么不自己动手?’‘他……他认得我,而且人多势众,很难接近他。’黑神巫答道。‘妙玉成吗?’凌威问。‘许太平是一个色鬼,而且心里有毛病,喜欢用古灵精怪的法子发泄他的兽欲,他有一个亲信叫阿九,负责给他安排,十天后,许太平便会回到汴海,出示我的信物,阿九便会把妙玉送进去。’黑神巫说。‘同心丸在那里?’凌威问道。‘肚兜里的红色丹丸,便是同心丸。’黑神巫答。‘极乐丹呢?’凌威继续问道。‘全给了唐旋,这里没有了。’黑神巫道。‘西天圣教是甚么东西?云岭三魔和西天圣教是甚么关系?’凌威见她有问必答,只道已经屈服,发话问道。‘我不知道!’黑神巫口气转硬说。‘差点忘了,你的身上该还有些地方可以收藏暗器的。’ 凌威诡笑一声,手掌从高耸入云的肉峰往下移去,在黑神巫的小腹上抚玩著说。‘我……我不会放过你的!’黑神巫怒骂道。‘要是我的问题没有答案,我才不会放过你呢。’凌威吃吃怪笑道,扯下了汗巾,发觉上面真的有几根金针,而黑神巫身上可再没有一丝半缕了。  ‘别碰我……!要不然,我……我一定会杀了你的!’黑神巫努力把粉腿合在一起尖叫著。‘西天圣教是甚么东西呀?’  凌威使劲拉开粉腿,便看见黑神巫腹下毛皮浓密,黑压压一片,遮掩著那羞人的洞穴,大腿内侧却长著一块暗红色的胎记。  ‘我不知道……有种便杀了我……我甚么也不知道!’黑神巫气得粉脸通红地叫道。‘不知道?我也不知道你的骚逼里可藏著东西没有!’凌威拨草寻蛇,找到了裂开的肉缝,拨弄著丰腴的肉唇说。‘没有!甚么也没有!’黑神巫恐怖地叫。‘没有吗?’凌威小心奕奕的翻开了肉唇,只是在红扑扑的肉壁轻轻碰触了一下,便感觉黑神巫的身体在抖颤,淫心大动,也不理会她的呼叫,指头朝著洞穴的深处蜿蜒而进。‘我杀了你……我一定会杀了你的!’黑神巫愤恨地叫。凌威狞笑著再添上一根指头,硬挤入神秘的洞穴里,掏挖著说:‘告诉我西天圣教的事,我便让你乐一下!’  虽然黑神巫痛的粉脸扭曲,还是闭口不语,但是怨毒的目光,却使倒在一旁的妙玉瞧的心里发毛。凌威的两根指头已经深陷肉洞里,看见黑神巫仍然没有屈服的迹像,心念一动,使出销魂指,指头顿时变得灼热。‘呀……不……为甚么这样……呀……放开我……天呀……住手!’黑神巫杜鹃泣血似的叫唤著,原来凌威的指劲一发,黑神巫便浑身燠热,好像有一团熊熊烈火从下体涌起,迅快地散发至四肢八骸,烫得她失魂落魄,苦不堪言。‘告诉我吧,告诉了我,便不用吃苦,还可以乐个痛快!’凌威怪笑道。‘不……不能的……呀……救我……世尊……救我!’黑神巫呻吟著叫。‘甚么世尊?’凌威催动指上气劲,追问著说。  ‘进去一点……呀……天呀……西天世尊……救苦救难……呀……渡我化劫……呀……!’黑神巫销魂蚀骨的哼叫喘息著,其中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又瀑史琴剩人浦溆铮蚕窬牡乃祷埃谷瞬幻魉浴! ∶钣袂频哪涿睿尴靶肮Γ砩系娜舛匆苍貌煌哪腥酸蛲妫老绿迨侨庥娜矗嗍亲蠲舾械牡胤剑聪氩坏胶谏裎椎姆从θ绱司缌遥飧鲂袄镄捌哪腥瞬虐阎竿匪徒ィ憬械谜鹛旒巯欤乙鞲霾煌#奂渖硐禄故艘黄隙ú皇亲鲎鳎婀种啵采鲆煅母芯酢!  鞣郊帧健煜绿健ト讼率馈袒堋瓤嗑饶选 谏裎子钣保路鹫庋拍芑馍硖謇锏哪压A柰蛋党破妫蛭挥信私艿闷鹣曛傅恼厶冢谏裎滓裁挥蟹直穑谛苄苡鸬募灏鞠拢咽强嗖豢把裕绺谜泄聪氩坏交鼓苁乜谌缙浚а揽嗳獭! ∧约柿楣庖簧粒鋈幌肫鹪米有欧畹奶煺战毯吞煺沾笊瘢唤鲂蛊母芯酰虻胶谏裎锥喟胧切叛龅墓叵担趴梢匀淌苷庋恼勰ィ弈畏先欢梗槌隽耸芰艿闹竿贰! ∷淙涣柰槌隽酥竿罚呛谏裎滋謇锏挠鹞聪硖謇锏目招槿词顾教砑阜帜压椴蛔越丶绦肋砝私校踉涠! ×柰裁淮蛩惚莆氏氯ィ押谏裎装吹沟厣希槌霭菏淄律嗟?a href=http://www.666kv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鸡巴,便腾身而上,就在妙玉身前,疯狂地抽插著。  妙玉穴道仍然受制,可不能趁机逃走,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凌威大逞凶威,她虽然阅人不少,但是凌威的伟岸坚强,却也使她暗暗吃惊。  ‘剪……洞穿我了……快点……呀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!’黑神巫忘形地嘶叫著,不知甚么时候开始,还弓起纤腰,迎合著他的抽送。妙玉瞧的心烦意乱的时候,忽地眼前出现一对绣鞋,接著却是一张熟悉的脸孔,顿使她毛骨悚然,颤声叫道:‘大……大姐,你……你没有死吗?’  ‘贱人,我要是死了,如何惩治你呀!’原来说话的是绛仙,她脸罩寒霜,扯著妙玉的秀皮,硬把粉脸拉起,左右开弓,“劈劈拍拍”,连环打了四个耳光,痛的她惨叫连声,俏脸上还出现了几个淡红色的指印。‘大姐……呜呜……是我不好,饶了我吧!’妙玉哭叫著说,别说穴道受制,不能抗拒闪躲,就算能够,这时她的武功已经和绛仙相距甚远,也躲不了,而且慑于她的淫威,唯有苦苦哀求了。  ‘饶你?别做梦了,黑神巫说要让你尝一下驴具的滋味,这个主意可真不错,对了,你不是最怕蛇么?便让驴子蛇儿轮著来干你的臭逼,看看甚么时候才能弄死你!’绛仙残忍地说。‘不……呜呜……大姐……求你……求你饶了我吧……呜呜……是婢子不好……让人骗了……我……我以后也不敢了!’妙玉冷汗直冒地叫。‘没有以后了,我要让你知道出卖我的后果!’绛仙冷酷地说。‘啊……死了……操死我了……美呀……呀……不要停……呀!’忽然黑神巫尖声狂叫,在凌威身下发狂似的乱扭。‘门主,别耽搁了,还有事要办呀。’绛仙吃吃笑道。  ‘好!’凌威长笑一声,手脚并用地把黑神巫大字似的压在地上,熊腰舂米似的急撞几下,然后寂然不动,身下的黑神巫却突然奋力地弹跳著,好像想把凌威弹开,最后却是尖叫一声便昏了过去,原来凌威使出了九阳神功,一举采尽她的元阴。隔了一会,凌威才满意地抽身而出,说:‘她的内功可真不错!’‘吃干净门主的鸡巴!’绛仙抖手把妙玉抛在凌威脚下,喝道。妙玉“砰”然一声,掉在地上,发觉穴道已经解开,虽然跌得满天星斗,却也不敢怠慢,挣扎著爬到凌威身下,檀口轻舒,把那雄纠纠的鸡巴含入口里。‘药都拿到了吗?’凌威享受著妙玉口舌之劳时,也向绛仙发问道:‘可有麻烦没有?’‘哪有甚么麻烦。’绛仙笑道。 ≮技是玄阴教教徒必修的顶目,妙玉也不知吃过多少鸡巴,但是从来没有人像凌威那般粗大壮硕,[全篇]全填满她的樱桃凶,丁香玉舌更不能进退自如,唯有把舌尖拂扫著马眼,朱唇包裹著肉棒,同时鼓动香腮,努力地吮吸挤压,给这个陌生的男人服务。‘吃得很好,全给我吃下去!’凌威纵声大笑,开放精关,发泄满腔欲火。  妙玉不敢怠慢,继续努力,待凌威爆发时,便把腥臭扑鼻的液体吃得点滴不留,再鼓其如篁之舌,温柔细心地把鸡巴上下舐抹干净后,才伏在地上喘息。  凌威愉快地抽回裤子,自忖要是多两个像黑神巫这样功力深厚的女人,突破九阳神功的第七层,该是指日可待,但是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,看来还是要利用绛仙了。‘门主,快点处置了那小子吧,我还要回去修理这个贱人。’绛仙央求似的说。‘你不是要取她性命吗?’凌威白了妙玉一眼说。‘那是一定的,但是要她吃距头才死,否则如何消我心头之恨。’绛仙愤恨地说。  妙玉更是害怕,爬了起来,扑在绛仙脚下,抱著她的粉腿,哀求道:‘大姐……饶婢子一趟吧……呜呜……我以后也不敢了。’凌威突然生出一个主意,问道:‘你的??女大法修练到甚么境界?’妙玉看见凌威武功高强,绛仙对他也是十分恭敬,知道他不是常人,赶忙答道:‘已经练成第八阶,不用多久,便可以初九功成了。‘门主,你不是要饶她性命吧?’绛仙皱著眉说。‘那要看她有没有用了。’凌威诡笑道。‘婢子有用的,要我干甚么也成。’妙玉急叫道。‘好,那便吃下同心丸吧。’凌威摆一摆手道。  绛仙明白凌威的意思,捡起黑神巫的抹胸,搜出了一颗红色丹丸,经过黑神巫身旁时,看见她开始酥醒过来,冷哼一声,抬腿便朝著她的死穴??下去。凌威知道很难从黑神巫口里问西天圣教的秘密,而且她内力全失,已是废人一个,也没有拦阻,任由绛仙取去她的性命。妙玉瞧的胆战心惊,更不敢抗拒,乖乖的把同心丸吞入肚里。‘同心丸一个月后才会发作,我也不知道发作时要吃甚么苦头,且看你这些日子里有没有用吧。’凌威森然道:‘要是还有用处,便饶你性命。’‘是,婢子知道。’妙玉含泪答道。‘人在那里?’凌威转头向绛仙问道。‘在那边的房间。’绛仙说。‘你带著她在房外等候,先让她瞧一场好戏吧。’凌威吃吃笑道:‘然后让她表演吧。’房间里的人原来是唐旋,他在庄外让绛仙擒获,夺去极乐丹后,便给制住穴道躺在房里,可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。  ‘唐旋,妙玉在那里?’凌威拍开了唐旋凡哑穴问道。‘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’唐旋惶恐地说。‘妙玉那妖女害死了我的兄弟,你居然要娶这妖女为妻,一定不是好人,你受死吧,找到那妖女后,我会让她下去和你成亲的。’凌威狞笑道。‘不……我没有娶那妖女呀!’唐旋急叫道。‘那么她在那里?’凌威问道。‘我已经把她卖给西天圣教的黑神巫了。’唐旋坦白道:‘本来她们还在这里的,现在可不知道去向了。’凌威继续追问下去,才知道唐门的重要人物,全吃下同心丹,为了活命,归顺了西天圣教,但是知道的很少,甚至三魔是否和西天圣教有关也不知道。‘好了,现在让你看一个人吧。’凌威笑道。‘原来你真的是骗了我!’说话的是妙玉,她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,加上黑神巫的说话,已是洞悉一切了。‘我…我没有……’唐旋看见凌威脸带诡容,知道中了奸计,唯有狡辩道:‘是……是他们逼我的。’‘真也好,假也好,已经不重要了。’妙玉凄然道。‘妙玉,你……?’唐旋期期艾艾说道。‘唐郎,一夜夫妻百夜恩,我们离别在即,让我再侍候你一趟吧。’妙玉用衣袖抹去泪水,换上妩媚的笑容说。‘不……不用了。’唐旋惊叫道。‘唐郎,你满头大汗,是不是很热呀?’妙玉取出一方粉红色的绣帕,温柔地抹去唐旋额上的汗水。‘不……’唐旋麻穴受制,无法闪躲,只好惶恐地叫。‘我的帕子香吗?’妙玉绣帕轻挥,在唐旋鼻端拂扫著说。‘香……香得很!’唐旋颤声说道。‘本门有一块迷魂香帕,迷人神智,无往不利。’妙玉慢慢的说:‘这一块是销魂香帕,可以让男人雄姿英发,威风凛凛的。’‘甚么?’唐旋惊叫道:‘妙玉,你饶了我吧!我……其实我是爱你的!’‘你喜欢妾身甚么呀?’妙玉把销魂香帕覆著唐旋的口鼻,便在床前宽衣解带。  唐旋努力闭住呼吸,不敢回答,可是甜香扑鼻,使他头昏脑胀,当妙玉身上衣服一件一件的减少,娇躯裸露时,他已是双眼通红,理智尽失了。‘放开我……让我抱抱你!’唐旋气喘如牛地叫。  这时妙玉已经脱光了衣服,看见唐旋的样子,知道销魂香帕的药力发作了,虽然痛凄唐旋的负心薄幸,却也难忘昔日爱恋之情,珠泪忍不住汨汨而下。‘你要不动手,便让我来吧。’绛仙森冷的声音,在身后响起。  妙玉无奈暗咬银牙,解开唐旋的麻穴,唐旋也不待气血运行,便疯狂似的把妙玉压在身下,扯脱裤子,腾身而上。  ‘为甚么当日你不让我尝一下这销魂香巾呀?’凌威抱著绛仙说。‘这香帕迷人神智,要是用了,如何能够合藉双修。’绛仙道。‘我倒没关系,吃亏的是你吧。’凌威笑道。‘门主,你真的饶了这贱人吗?’绛仙余恨未息地说。  ‘她已经差不多初九功成,杀了太浪费了。’凌威说:‘办[全篇]事后,你传她合藉双修之法,然后著她对付许太平,你进唐门,利用极乐丹要他们归顺。’‘那么你呢?’绛仙问道。  ‘我回去元昌,看看夕姬可有消息,要和我联络,可以经过悦子的。’凌威看见妙玉正把粉腿缠在唐旋腰间,继续说:‘可有法子使妙玉采补时,不用合著腿的?’‘这个不难,改变使力的方法便是。’仙答道。  唐旋死了,是阳精枯而死的,妙玉也变得心如死灰,但是为了保命,只好听从凌威和绛仙的命令,为虎作伥。‘花月楼来了一个卖唱的,多半是夕姬。’悦子看见凌威归来,便急忙报告 道。‘是吗?’凌威问道。  ‘她是前几天来的,告诉人家卖艺不卖身,却勾引陶方,而且净是和龙游帮的人来往,很是可疑。’悦子答道。‘她可听话么?’凌权望著悦子身后的花凤说。  ‘没甚么。’悦子说:‘可要找陶方来吗?’花凤听到他问及自己,意外地心里感觉温暖,粉脸一热,含羞低下头来。‘他该快到了,我入城时,已经著人找他来了。’凌威笑道。  这时陶方赶到,原来那个歌女也叫做夕姬,陶方闻名后,立即找人查探她的底细,发觉是花月楼的鸨母秋娘引进来的,也因为秋娘的关系,搭上了不少龙游帮的重要人物,所以才能花月楼卖唱,却不用卖身。由于凌威早有警告,众人心怀介心,也没有特别事故发生。  秋娘是当日给淫魔安排女孩子的??母,是游采的亲信,虽然游采已死,但是有可能留下作三魔的内应,凌威向陶方悦子面授机宜后,便分头行动。  陶方才道出凌威要见夕姬,秋娘便忙不迭答应晚上把夕姬送往南庄,别人都道秋娘害怕开罪快活门门主,陶方却知道她们的目标是凌威,这样的机会自然是求之不得了。  夕姬是经过秋娘的悉心打扮的,以秋娘的经验,一个真正漂亮的女孩子,太多的人工修饰,只会掩盖本身的艳光,所以夕姬只是淡素娥眉,头上挽了一个流云髻,穿著绣著黄花的雪白罗裙,使她显得清雅脱俗,秀丽迷人。  凌威也真的生出惊艳的感觉,记得在秘道偷看夕姬和凶邪两魔在一起时,她是淫荡冶艳,咀角生春,现在却是秀气逼人,惹人怜爱,简直是判若两人,但是他仍然发出讯号,让暗藏外边的悦子知道这个便是正主。夕姬那里知道暴露了行藏,手抱琵琶在凌威身前盈盈下拜,心里想的,却是看不出近日名震江湖的凌威,竟然是个年青汉子。  筵前只有凌威一人,夕姬也没有奇怪,因为陶方早已向秋娘明言,名是要夕姬献唱,实是要她荐寝,在秋娘的指点下,夕姬装成是怯于权势,被逼献身的歌女,却也唯肖唯妙。  虽然知道凌威武功高强,夕姬仍是充满信心[全篇]成邪魔交下来的任务,因为她不信世上有男人能够抵抗她的魅力,纵然不能让他裙下称臣,也一定有机会施以暗算的。  ‘你便是夕姬吗?果然是个美人儿,来,快点坐下。’凌威色迷迷地说。夕姬羞人答答的坐在凌威身旁,螓首低垂,小声说道:‘让夕姬侍候门主一昃曲子好么?’‘好呀。’凌威笑道。夕姬“叮叮咚咚”的调了琴弦,清一清玉喉,便如出谷黄莺般吐出清音妙韵,居然是有板有眼,似模似样。一曲既终,凌威随便的拍了两下手掌,说:‘唱一曲“思凡”吧。’“思凡”是俚曲小调,曲辞大致是说一个空门小尼,夜半春心荡漾,凭歌寄意,慨叹深闺寂寞,惹人遐思。  ‘这个夕姬不懂。’夕姬粉脸微红道。‘那么“十八摸”呢?’凌威笑道:‘“十八摸”可淫秽得多了,只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谇嗦ゼ斯莶呕嵯壮氖焙颍腿舜蠖啾е伺悠ぜ士迹诟枭拇煜拢笏潦肿阒猍全篇]一阙“十八摸”后,女的全是衣衫不整,鬓乱钗横,男的也游遍了秦岭巫山了。’  ‘你真是坏死了,那有要人家唱这样的曲子!’夕姬含嗔道。‘别弄琵琶了,你懂吹箫吧!’凌威心里一荡,笑道。‘甚么吹箫?’夕姬装作不懂说。‘你没有服侍过男人吗?’威吃吃怪笑,把夕姬搂入怀里说。夕姬嘤咛一声,伏在凌威胸前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说:‘夕姬孤身漂泊江湖,难免要让人欺负了。’  ‘如何欺负你呀?’凌威软玉温香抱满怀,如何按捺得住,自然毛手毛脚,大肆手足之欲了。‘你这不是欺负人吗?’夕姬挣扎著说。  ‘我是疼你,哪里是欺负你呀!’威哈哈大笑,手掌在饱满的胸脯上搓揉著说。  ‘男人净是这样,明明是欺负人了,还说疼人!’夕姬埋怨著说,香喷喷的娇躯挑逗似的在凌威怀里蠕动著。  ‘那便让我欺负你吧!’凌威淫笑著把夕姬横身抱起,走进了房间。  房间里有一具古怪的木台,上面有绣枕锦被,看似床榻,却又附著长短大小的木条,还有一些扳手绞轮,诡异奇怪。  ‘这是……’夕姬吃惊地叫,奇怪凌威如何会拥有淫魔的快活床。  ‘这是快活床,可以让你逍遥快活的。’凌威把夕姬放在床上说,他与悦子和花凤在床上作乐了几次,已经掌握其中奥妙了。  ‘门主,妾身……妾身害怕呀。’夕姬怯生生地说。‘怕甚么?待会你便知道有多有趣了!’凌威诡笑道,熟练地把夕姬的手脚锁在快活床上。‘放开我……门主……你……你要干甚么?’夕姬惶恐地叫,知道和凌威相距甚远,更不欲冒失地暴露身份,空有一身武 功,也反抗,眼巴巴的给锁在床上,不能动弹。‘快活嘛!’凌威哈哈大笑,抽丝剥茧地解开夕姬的衣服说。‘门主……解开我……让妾身侍候你吧!’夕姬低声说道。‘你侍过很多男人么?’凌威掀开了夕姬的衣襟,手掌覆在银杏色的抹胸搓捏著说。‘没……没有!’夕姬嗫嚅道。‘让我看看便知道了。’凌威吃吃怪笑,扯开了抹胸的带子说,存心搜索清楚,提防夕姬也像黑神巫,满身暗器。‘不……不要看……!’夕姬哀求似叫。  ‘好大的奶子!生过孩子没有?’凌威笑嘻嘻地捧著夕姬光裸的乳房狎玩著,一手却揭下腹下的白丝汗巾,使她一丝不挂。‘没有……不……别这样……羞死人了!’夕姬害怕地叫,原来凌威拉动著扳手,一双粉腿便慢慢张开,牝户还朝天高举。  凌威兴致勃勃的把玩著夕姬的身体,左捏一把,右拧一下,滑不溜手的肌肤,柔腻娇嫩,使他爱不释手,夕姬更是害怕了,除了凌威愈来愈粗暴,拧得她雪雪呼痛外,也因为想起有些男人,心里有毛病,以让女人吃苦为乐,看来他亦是其中一个。‘怎么干巴巴的?’凌威的大手覆芳茸菲菲的桃丘上抚弄著说。‘门主,放开我……不……痛呀!’夕姬哀叫著说,原来凌威强行把裂开的肉唇张开,指头在红彤彤的嫩肉点拨著。  ‘嗯,有点湿了!’凌威的指头在肉洞搅动著说,暗念夕姬果真淫荡,只是随便碰几下,更没有使出销魂指,淫水却流出来了。‘给我……门主……快点给我吧!’夕姬喘息著说,希望能够速战速决,快点[全篇]事。‘浪蹄子,骚逼发痒了么?’凌威狞笑道。‘是……呀……痛呀!’夕姬忽地惨叫起来,原来凌威竟然发狠地在阴唇掐捏了一下。‘这如何算痛?’凌威又再使力地掐了一下说:‘你这样的浪蹄子,要让你吃点真正的苦头才是!’‘不……不要……!’夕姬惊慌地叫,肯定凌威心里有毛病,正是那种喜欢虐待女孩子的男人。  ‘来人!’凌威扬声叫道。夕姬心惊肉跳的看见一个女郎捧著盘子走了进来,她长的很漂亮,身段也不比夕姬逊色,夕姬能看得清楚,是因为那女郎粉乳裸露,身上只有彩帕缠腰,走动时,彩帕中间敞开,私处也约隐约现,夕姬可不知道这个女郎便是花凤,暗暗猜测她的来历,忽然看见盘子盛著皮鞭,忍不住尖叫道:‘不要打我,会打伤我的……求你……求你不要……’苦自然要吃,但是我不会弄伤你的。’威取过皮鞭,鞭梢在夕姬的裸体上拂弄著说。‘不……哎哟……呜呜……别打……痛呀!’夕姬哀求声中,皮鞭已经落在平坦的小腹,痛的她惨叫起来。‘啪!’皮鞭无情地飞舞著,虽然不太用力,接著的一鞭却是落在夕姬的粉腿,她的哭声未已,乳房上又著了一鞭,打得她眼前金星乱冒,哀号不止。打了几鞭,凌威才住下手来,瞪著花凤骂道:‘呆在那儿干么?还不动口!’  花凤惭愧地垂下头来,不敢碰触那凶厉的目光,除了害怕凌威的暴虐,也因为心里有鬼,她感觉近日变的很是淫荡无耻,甚么样的羞辱也不放在心上,有时甚至生出异样的刺激,就像刚才进门时,看见夕姬元宝似的锁在快活床上,便想起有一天自己如在床上给凌威整治得死去活来的情形,不独使她俏脸发烫,更奇怪的是身体里的空虚,使她渴望和夕姬易地而处。  ‘还不快点上去,慢吞吞的是不是想讨打?’凌威握著皮鞭在虚空一击,凶霸霸的喝道。  花凤可不敢怠慢,急步上前,伏在床沿,双手扶著夕姬的粉腿,看见腿根油光致致,中间的肉洞微微张开,粉红色的肉唇随著夕姬的喘息在抖动,仿佛便是自己躺在上面的样子,禁不住芳心卜卜乱跳,慢慢把粉脸凑了上去。夕姬软在床上喘息著,虽然身上的痛楚稍减,但是耳畔的鞭风,却是不胜恐怖,当花凤的玉手沿著粉腿往上移去,尖利的指甲刮在娇嫩敏感的肌肤时,便也更是难受,挣扎著扭动著纤腰,闪躲著叫:‘你……你干甚么?’‘你不是叫痛么?她让你乐一下嘛!’凌威的鞭梢在夕姬峰峦的肉粒点拨著说:‘这叫做黄莲树下弹琴,很有趣的。’‘呀……不……姐姐……不要!’夕姬颤著声叫,身体剧烈地拢动著,原来花凤十指如梭,在敏感的玉阜上搔弄著。  花凤没有理会,青葱玉指慢慢接近牝户,故意把染著凤仙花汁的指甲,撩拨逗弄著油腻的肉唇,还探进了裂开的肉缝,在红扑扑的肉壁点拨著。‘不……喔……痒……住手……痒死我了!’夕姬浑身痉挛,叫苦不迭。  花凤也不是第一次给女人作口舌的服务了,凌威不在的时候,她和悦子便常作假凤虚凰之戏,初时是怯于悦子为凌威宠爱而勉为其难的,后来却乐在其中,凌威回来后,三人同床,更多荒唐的淫戏了。  ‘加把劲!’凌威手中一动,皮鞭却是落在花凤的粉臀上。花凤呻吟一声,强行张开肉洞,咀巴便吻了下去,四唇交接时,便使劲对著里边吹了一口气。‘啊……不……呀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哎哟……咬死我了!’夕姬没命地挣扎著,也不知道她是苦是乐。  花凤不轻不重地咬啮著,编贝玉齿撕扯著柔嫩的桃唇,灵活的舌头却毒蛇似的探进了湿淋淋的孔道,蜿蜒而进,在暖烘烘的肉洞里翻腾跳跃,有时起劲地吮吸,有时却大口大口地吹气进去,扶著腿根的指头也不闲著,忽而掐捏,忽而搔弄,熟练地逗玩著那方寸之地。  夕姬可给她弄的魂飞魄散,固定在快活床上的娇躯好像掉在烧红了的铁板上,发狂地弹跳扭摆,淫靡的叫声,更是高亢急促,使人血脉沸腾。  凌威满意地桀桀狂笑,探手在涨卜卜的乳头上捏了一把,发觉硬得好像石子似的,心里兴奋,提起皮鞭,往下抽了下去。‘哎哟……不要打……痛呀……噢……再进去一点……呀……痒死人了!’夕姬狂乱地叫。  花凤锲而不舍地使出纯熟的口舌功夫,香唇,牙齿和舌头,反覆地在夕姬的牝户吻吮咬啮,舐扫撩拨,无所不用其极,除了呼吸时透气外,大多时间头脸是埋在春溯汹涌的肉阜之上,粉脸也湿漉漉的湿了一大片,使人分不清那是她的汗水,还是夕姬的淫液。 ≮鼻里全是熟悉的腥酸,气味和悦子的差不多,花凤不禁怀疑自己的气味,是不是也和她们一样。  夕姬的耻毛柔嫩整齐,阴阜涨卜卜的像出笼的肉饱子,阴户也不难看,只是两片肉唇有点松软,可以张的很开,让花凤的舌头可以深入不毛,进退自如,远没?a href=http://www.ccc36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米拥慕舸眨脖炔簧匣ǚ卜锏南誓邸!  灰腋闵费餮剑俊柰训艨阕樱槌霾鸬?a href=http://www.666kv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鸡巴,骑在夕姬头上,耀武扬威道。‘给我……快点给我……我受不了了!’夕姬忘形地叫,情不自禁地昂起头来,张开檀口,捕捉眼前的肉棒。  凌威哈哈大笑,握著巨人似的鸡巴,戏弄似的闪躲著夕姬的咀巴,却在头脸香唇撩拨,夕姬求之不得,唯有努力地俯身向前,可是手足被扣,活动的空间有限,使她更是难受。  夕姬难过的螓首狂摇,头上的流云髻忽地散开,有些物事掉了下来,凌威捡起一看,却是一颗同心丸和几根别在碎布上的银针,暗暗吃惊,想不到她竟然把东西藏在头皮里,要不是皮髻散落,便看走眼了,心念电转,把同心丸在夕姬眼前晃动著说:‘这是甚么呀?’‘这……这是……’夕姬嗫嗫说道:‘是大力金刚丸,可以……’‘害怕这家伙不能让你痛快吗?’凌威格格大笑,鸡巴在夕姬的朱唇上拨弄著说。‘不……不是的……门主,给我吧,我要你的大鸡巴,不用那东西了。’夕姬淫荡地叫。‘西方极乐……!’凌威沉声说道。‘甚么?’夕姬难以置信地叫。‘我说西方极乐……!’凌威重复道。‘……天下太平,圣人下世……’夕姬讶然道。‘教化尔曹!’凌威灵机一动,记起黑神巫死前的叫唤,便接下去说。‘你……你是本教中人么?’夕姬惊叫道。‘看看这是甚么?’凌威取过从黑神巫搜来的银牌说。‘这便是银虎令么?!’夕姬颤声叫道。‘不错!’凌威硬著头皮。‘令主,弟子有眼无珠,不识你的庐山脸目,请你放开弟子,让弟子再行见礼吧!’夕姬惶恐地说。‘你是甚么时候入教的?’凌威没有答应,继续问道。‘弟子还没有正式入教。’姬答道。  ‘那么你如何认得银虎令,又懂得本教的切口,还有同心丸?’凌威寒著声说:‘识相的便从实招来,以免皮肉受苦!’‘是!是弟子的师父告诉我的。’夕姬忙不迭答道。‘你师父是谁?’凌威追问道。‘是云岭三魔中的邪魔,持有铁虎令的。’夕姬答。‘邪魔?’凌威眉心打结,思索如何继续问下去。夕姬只道凌威不认识邪魔,急忙解释道:‘他是总坛的星侍,大师伯是日侍,二师伯便是月侍,几年前,从总坛来,发展教务的。’‘是他们!’凌威冷哼道:‘来了几年,甚么也干不成。’‘本来已经控制了百兽庄和龙游帮,谁知你杀了龚巨和游采,才……’夕姬抱怨似的说。  花凤趁机停下口来喘息,悄悄地在腹下摸了一把,发觉好像有点湿了,不禁脸红耳赤,心里也暗暗奇怪,可不明白凌威忽然变得好像三魔的同路人,使她莫测高深。  凌威顺著夕姬的答话问下去,知道很多三魔的秘密,也知道他们在元昌的布置,至于西天圣教,一来夕姬知道的不多,二来他也不能问得太多,以免夕姬发觉他是伪装,所以没甚么收获。‘真是自家人不识自家人,你起来吧,过几天,和我一起去三才宫,我有事和淫魔商议。’凌威拉开扳手,放下夕姬高举在半空的粉腿,示意花凤帮忙道,他本来要采尽夕姬的元阴,逼问三元宫所在,以便救出冷春,这时却另有主意。  ‘门主,这位姐姐是谁呀?’夕姬的手才能活动,便忙不迭地在腹下抓了几把,望著正在给她解开脚上羁绊的花凤问道。‘不许多事。’凌威骂道。夕姬挣扎著爬起来,跪在凌威身前,喘息著说:‘门主,弟子重新给你见礼了。’‘我也给你见礼了!’凌威呵呵大笑,鸡巴在夕姬眼前弹跳著说。‘你坏死了!’夕姬嗔叫一声,扑前一步,如获至宝似的捧著凌威的鸡巴,贪婪地含在口中,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。  花凤识趣地侍候凌威脱下衣服,其间自然少不了让他上下其手,这时凌威已经欲火如焚,也无暇享受夕姬高妙的口技,拍一拍花凤肥大的屁股说:‘架桥吧!’  花凤心中一荡,扯下了腰间薄布,爬到床上,跪伏在夕姬身旁,粉臀高高耸起。‘躺上去。’凌威脱出夕姬的咀巴,指著花凤的粉背说。  夕姬心领神会,背靠背的躺在花凤身上,牝户朝天高举,凌威怪笑一声,站在床沿,扶著夕姬的纤腿,鸡巴便直刺下去。  ‘呀……好大的家伙呀……!’夕姬娇哼著叫,正要迎了上去,身下的花凤却及时抬起粉臀,让凌威一刺到底,顿把她乐得娇躯急颤,浪叫不已。  花凤是训练有素的,和悦子在一起时,她既曾在上,也曾在下,所以能够和凌威合拍无间,屁股一蹶一蹶地耸起,把夕姬迎向凌威的冲刺。  夕姬从来没试过如此宣淫,也不用甚么气力,便让人一刺到底,而且凌威壮硕过人,更使她乐不可支。‘美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快点……呀……好哥哥……你……你真好……美死我了!’夕姬放荡地嘶叫著。  凌威也不用花太多的气力,只是扶著夕姬的纤腰,不让她掉下来,待花凤挺高时,才沉身击刺,便可以尽情享受了,他还可以探手花凤的股间,大肆手足之欲,那湿淋淋的牝户,却使他份外兴奋。  花凤最费气力,已经累的气息啾啾,却还是起劲地耸动著,仿佛只有这样,才可以压下身体里的熊熊欲火,没有那么难受。就在花凤累得撑不下去的时候,夕姬忽地弹身而起,发狠地抱著凌威的脖子,一双粉腿紧缠著熊腰,发情似的把身子在鸡巴上急剧地套弄,口中淫叫不绝,高亢的声音,听得人脸红心跳。  凌威开心大笑,也不用发劲使力,举重若轻地扶著夕姬的纤腰,熊腰一动,夕姬便凌空弹起,待她掉下来时,凌威又再发劲,鸡巴便更是强劲有力地刺进她的身体深处。  ‘喱……来了……我来了……好美……呀……美呀!’夕姬疯狂似的嘶叫著道:‘让我……让我歇一下……呀……我受不了了!’凌威乘著夕姬泄身之际,采去部份元阴,却没有竭泽而渔,改弦易辙,转向花凤身上。

西方圣教-武侠古典,激情小说,黄色小说,言情小说,伦理小说,手机成人小说,成人性爱小说

Copyright@2012-2016 By 淫色淫色-黄色小说频道